<abbr id="ep9uaq"></abbr><thead id="ep9uaq"></thead>
            <span id="jms7m4"></span>
            <select id="jms7m4"></select><del id="jms7m4"></del><pre id="jms7m4"></pre>
  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"vz48ob"><i id="vz48ob"></i></fieldset><div id="vz48ob"><em id="vz48ob"></em><tbody id="vz48ob"></tbody><font id="vz48ob"></font></div><dir id="vz48ob"><tfoot id="vz48ob"></tfoot><code id="vz48ob"></code><strike id="vz48ob"></strike><tr id="vz48ob"></tr><font id="vz48ob"></font></dir><button id="vz48ob"><address id="vz48ob"></address><dir id="vz48ob"></dir><address id="vz48ob"></address><code id="vz48ob"></code></button>
              <em id="vz48ob"><dfn id="vz48ob"></dfn><blockquote id="vz48ob"></blockquote><code id="vz48ob"></code><address id="vz48ob"></address><acronym id="vz48ob"></acronym></em><em id="vz48ob"><em id="vz48ob"></em><big id="vz48ob"></big><strike id="vz48ob"></strike><label id="vz48ob"></label><noscript id="vz48ob"></noscript></em><ol id="vz48ob"><tbody id="vz48ob"></tbody><center id="vz48ob"></center><dd id="vz48ob"></dd></ol><pre id="vz48ob"><noframes id="vz48ob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邦华泰✅✅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肖报网|我需要你们的陪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两天温度忽然升高,棉袄在身上再也呆不住了。行人都不约而同地换上了轻薄的春装。生肖报网一直在等这一天的到来,因为穿上单衣我就闻到了阳光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说洗衣服这样的生存技能我早已俱备,但我的衣物还多是由妈妈承担。每天晚上睡觉前,妈妈会用冷水把换下来的衣服浸泡。第二日早晨,妈妈就蹲在卫生间里把浸过一夜的衣服拿到大盆里,打上那种方方正正的橙黄色香块。在我眼里那种香块完全算不上是香皂因为不但没有耐看的颜色,连气味也不够清新,反倒有比较淡的臭味儿。然而妈妈却特别钟爱这种皂块,每次洗衣服都用。她有时在我的衬衫袖口或者衣领上多打上些肥皂,然后搓啊搓啊。她不停的搓,不一会就出异常多的肥皂泡沫。于是在水里抖一抖,又拿起来继续。接着又是一大堆泡沫。我有时好奇这么多沫儿是怎么弄出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妈妈把衬衫在流水底下冲几下就端着个小盆到阳台上晾衣服去了。妈妈用衣架夹衣服的动作也是相当熟练,三下两下就把衣服晾得平平整整。之后她就从从容容地上班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窗外的光变得昏黄时,妈妈就去收下我的那些被太阳暴晒了一整天的衬衫,叠好放到柜子里。我就倚在门框上看着妈妈有条不稳地理衣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我穿上衬衫走在大街上时,太阳还是依旧地毒辣。我却不再埋怨它不尽人情,因为我此刻能感觉到,我那被闷热的风吹动的衬衫散出了一股独特的味道。它很轻很柔却很舒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那就是阳光的独特味道。我觉得那个太阳,我应该叫妈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星火作文网 www.easyzw.com】【星火作文网 www.easyzw.com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需要你们的陪伴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摸出钥匙,插进锁孔,听着锁孔中发出咔嗒的一声,门开了。我拉开门,反手又从身后把门关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回来了。我喃喃道,却不知在跟谁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沉重的书包无声的放下,我坐在沙发上,脱鞋,脱袜子,然而却不想穿上拖鞋。在泰国与安静的的时候,自己的脚步声也会把自己吓一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已经有多久是真么过的了?我问自己。早已经数不清,甚至于我已经习惯了放学后无人的家。是从我八岁那年开始的吧。清楚地意识到,七岁和八岁之间,是一条宽阔的大河,从何的这边看过去,是天真和幸福;从河的那边看过来,是突如其来的悲伤和痛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岁。我惨淡地笑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年,每天晚上被爸妈的吵闹声吵醒;那一年,那张冰冷而惨白的离婚协议书,从我指间滑落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眼角湿湿的,右眼眶中流出一滴苦涩的泪。曾有人问我,为什么我哭的时候总是只有右眼在流泪?我回答,,因为我一般的泪水,已经流光了啊在,那一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抬手擦掉泪滴,起身,把音响打开,把音量调大,顿时,嘈杂的乐声在,安静的客厅里炸响,打破了沉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讨厌安静,但我讨厌寂静一个人的安静。就好像,自己被世界抛弃了一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就算耳朵被塞满了鼓声,贝斯和吉他声,心,却依然寂静。泪,再次流了下来。我抬手,关掉了音乐。原本热闹的乐声一下子轰然而止,只留下一片沉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自嘲地笑笑,回头看向时钟。六点半了。我走向电话,拨了一个熟悉的号码。在嘟嘟两声的忙音后,电话接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儿啊,冰箱里面有鸡,有饭,你拿出来热热吃了吧,妈妈很忙,挂了啊,啵一个。电话里果然传来啵的一声,紧接着,又是一串忙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由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。所谓的大人们,有时候,真的挺傻的,你伸出手去安慰她,她还以为你在要吃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只是想要告诉她,我很好,而已。真的,很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有,只是,想听听她的声音,而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泪,再次流了下来,又只是从右眼眶处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其实一点也不成熟,我真的还小,我需要你们的陪伴,能不能,不要让生肖报网被迫着去成熟,去承受不属于一个初中生的寂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1.0.0 FROM 自制27